沙巴娱乐城

水调歌头沙巴娱乐城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17-03-26]

「水调歌头」闽南语版

信任读者们都听过邓丽君演唱自宋词《水调歌头》改编谱曲而来的国语歌曲《但愿人长久》,然而你或许很少有机会听到闽南语文言文发音版本的《水调歌头》。近日,我的udn格友李纯仰ayon先生顺便选了苏轼相当有名的这一?宋词《水调歌头》来谱曲,李纯仰先生选择用闽南语发音来谱写这首《水调歌头》,让众人有机会听听看闽南语所?释的宋词《水调歌头》跟梁弘志改编谱曲的国语版本《但愿人长久》有何不同的感情与韵味。

所以当纯仰兄跟我提起《水调歌头》闽南语版的录唱时,我立即就应允了这个尝试。我的先祖于清同治年间从福建泉州渡海来台?殖假寓传承到我已经是第六代了,有机会用我先祖的闽南语母语来演唱这么有文学底蕴的宋词「水调歌头」,我当然要全力一试。

在录唱过程中,除了闽南语文言文发音的局部要战胜,同时也要尽量留神到音符流转的准确度,特别感谢纯仰兄对我的耐烦指导,虽然我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,但是我的诚意十足,我也认真尽力了。

关于苏轼

说到《水调歌头》的作者:苏轼(诞生于103718(北宋中期仁宗景佑三年十仲春十九日)卒于1101824(宋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八日))字子瞻,又字和仲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即本日四川眉山市)人,他岂但是北宋文学家、政治家同时也是书法家。

苏轼的散文都享有极高的成绩,就连绘画书法的成绩也相当杰出,不仅是中国文学艺术史上罕见的全才,同时还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上被公认文学艺术造诣最杰出的大家之一。

另外,苏轼与其父亲苏洵及弟弟苏?(子由)合称「三苏」同时列名为唐宋古文八大家,个人著述主要有《东坡选集》《东坡乐府》。他的散文与欧阳修并称为「欧苏」,诗则与黄庭坚并称为「苏黄」、又与陆游并称为「苏陆」,词则与辛弃疾并称为「苏辛」,书法则与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等人名列北宋四大家,至于他的画则开创了「湖州画派」

因为宋代科举考试常有考题出自苏轼的着作,所以当时学者曾有这样的说法:「苏文熟,?羊肉,苏文生,吃菜羹」的说法。南宋孝宗干道六年,还特别赐之?号文忠公,并由宋人王忠稷撰《苏文忠公全集》。

宋词「水调歌头」的全文

水调歌头      苏轼

(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大醉,作此篇,兼怀子由。)

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?, 今夕是何年。

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

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 转朱阁,低?户,照无眠。

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
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「水调歌头」的白话翻译

我举起羽觞问青天,甚么时候开始有明月呢?不知天上的宫殿,今天夜里是甚么样子?我想趁着风飞回去,但又惧怕天上仙人住的地方太高了,又非常严寒。于是我跟着月下的影子翩翩起舞,人间还有甚么地方能够比得上呢?当月色挪移转过朱色楼阁、透进小窗的时候,照着我这个无心睡眠的人。我实在不应该再有烦恼了,但是为何这月亮总在人们分离的时候特别圆呢?人生本来就会有悲欢离合,就似乎月亮也有阴晴圆缺的时候,这是自古以来就难以两全其美的事。只有我们生涯得快乐健康长寿,就算分隔他乡异地也可以一起共赏这美丽的明月。

苏轼「水调歌头」的创作由来

苏轼的《水调歌头》这?词是他北宋神宗熙宁九年(1076岁序丙辰) 被贬放到密州时期,他在中秋夜晚的感怀作品,词的上半?重要是苏轼在怀想朝廷,词的下半?则是怀念他的弟弟苏?(子由)。文学才情早发的苏轼,因为与王安石不和而不见容于当朝,仕途多舛的他,几番被贬放他乡本地,即便本人内仍心怀有报国大志,无奈新旧党争倾轧不断的北宋朝政,也让他很难有所作为。这让人在密州的他,想起了远在徐州的弟弟苏?,兄弟俩各自为前程繁忙着,却无法在这中秋月圆时分团聚在一起的遗憾与失踪,都藉由《水调歌头》的文字意境转折而有所梳理与释放了。

补充说明:

「?」?「ㄑㄩㄝ?」,做为名词,它是计算歌、词、曲的单位,一?词。例如;史记.卷七.项羽本纪:「歌数?,丽人跟之。」做为动词时,止息不争─俾民心?。乐终─乐?。做为形容词时,空虚─瞻彼?者。

「?」则有两个?法:

?「ㄑㄩㄝ?」做为名词,指的是古代宫门外两边供?望的楼台或者泛指古代帝王栖身的地方。苏东坡的《水调歌头》中的「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?,今夕是何年。」,便是这样应用。

另外;岳飞《满江红》里的「待重头、整理旧江山,朝天?!」这里的「?」,指的就是帝王寓居的处所。

?「ㄑㄩㄝ」音似「缺」,做为动词,意思近似缺乏的「缺」,过失、缺少、亏损、未足数的、有脱漏的。例如;汉.王符.潜夫论.边议:「传子孙者,思安万世,寄其身者,各取一?。」

水调歌头(闽南语版)

作词:苏轼

作曲/摄影:李纯仰(ayon

演唱:浮生

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

不知天上宫?,今夕是何年。

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

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。

转朱阁,低?户,照无眠。

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。
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